公司简介

民间故事: 丈夫新亡, 寡妇听到2条水蛇吵架, 大怒之下带孩子嫁人

云水镇有个刘记商行,专卖各式各样的杂货。这东家名叫刘来福,为人精明能干,在他20多年的经营之下,家中倒也是赚下了不少的钱财。

刘来福在外面的人缘很好,可若说到他的媳妇吴氏和儿子,众人却不由得摇头叹息。

吴氏为人小气刻薄,生了三个女儿后才得了一个儿子。平日里对着儿子可谓是宠溺非常,有求必应。儿子刘宝长大后每日斗鸡溜狗无所事事,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的模样。

刘来福忙着做生意,等意识到儿子的性格出了问题后已经来不及改正了。无奈之下,只能寄希望于娶一个好媳妇来管束于他。

儿子年岁到了之后,他送上厚礼托媒人帮忙细细寻找,终于找到了一个符合条件的姑娘。

姑娘名叫李月兰,是东街包子铺李掌柜的女儿。这姑娘非常的能干,人长得珠圆玉润,一脸的福相。

李家的生意非常好,不过确实没有存上什么银钱,大部分的钱财都花在了儿子的身上。李月兰的弟弟是早产儿,生下来之后身体一直不好,从出生以来就汤药不断。

医馆的大夫建议他们到府城去看一看,他们毕竟医术有限,虽然能保住他的性命,若长期病下去的恐怕不长寿。

李家人也懂得这个道理,可他们只是普通的小户人家。一时之间又能去到哪里找到好大夫?就算遇到了,昂贵的医药费也是一个问题。

无论如何,大夫的话语总归是给了全家一个希望,从此更是起早贪黑地做起生意来,他们太需要钱了。

先前刘来福让媒人上门提亲的时候,李掌柜夫妻是不愿意的。刘家儿子的名声他们也有耳闻,害怕女儿嫁过去后会受委屈。

媒婆显然是有备而来的,说出了一个让他们心动的条件:

“你家姑娘嫁过去之后也无需抛头露面做生意了。刘少爷爱玩一些怕什么?他家有那等钱财,就算每日什么都不干,也够他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。”

“刘老爷以前在路上救了一个老御医,你也知道那些人是专门给皇爷看病,医术是顶顶高明的。你们家若是肯同意这桩婚事,就由他出面把人请来给你家儿子调理身体。”

李家爹妈一听也为难了,女儿儿子都是他们的心头肉,若是拒绝了很难有这样的机会;若是答应了对女儿又实在太不公平。

李月兰一向是个有主意的,又很心疼弟弟,于是便安慰说:

“爹娘无需担心,你们也知道女儿,可不是那种肯委屈求全的性子。这世间的婚姻哪里又有十全十美的,连那高门贵女嫁人,尚且需要忍耐三妻四妾呢。女儿嫁到刘家吃穿不愁,算起来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。”

爹妈听到女儿如此说,又看了瘦弱的儿子一眼后终于答应了婚事。

他们又哪里知道,因为刘来福的自作主张,使得未来婆婆吴氏不满,为这一桩婚姻埋下了隐患。

吴氏想把娘家妹妹的女儿嫁给儿子,姐妹两人先前已经商议过一回,准备过一段时间再给刘来福透口风,定下两家的婚事。

如今丈夫却不经过她的同意,就自作主张起来。吴氏委屈难过,便哭哭啼啼地大闹起来。

刘来福打定主意,无论妻子如何哭闹也不予理会。妻妹那个女儿人长得柔柔弱弱的,配合上一副美丽的容貌,很能引起男子的保护欲。

若是自家儿子成器倒也罢了,可按照儿子的性子,娶了一个只知道依靠男人的媳妇,等他们百年之后,这个家说不定很快就会被败光了去。

当家主母还需得李月兰那样能干的女子才行。刘来福斩钉截铁地道:“婚事已经定下再无更改可能,你若再闹下去便自己收拾行李回娘家去吧。”

吴氏一听丈夫强硬的语气当下心慌不已,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再被休回家去,岂不是让人笑话。之后她再也不敢闹腾,强忍着怒气办起了婚礼来。

李月兰进门后很快便觉察到了婆婆对她的不喜。不过她一向处事周到,让吴氏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机会发作。

刘宝对妻子态度一般,既不喜欢也不讨厌。在他看来妻子贤惠能干就行,反正他总归是要纳妾的。

他这番想法倒是和自家母亲不谋而合。古时婆媳斗法,有的婆婆会给儿子安排几个小妾。女子总是最了解女子的心思的,知道怎么样能让对方不痛快。

李月兰进门不过一个月,吴氏就常让外甥女张若兰上门叙话。张若兰很会哄人,时常都逗得吴氏喜笑颜开,心中满意不已。自己的儿媳就应该是这样孝顺的人才对。

她心中这样想着,有时候在话语间便有意无意地露了出来。张若兰每次听后都露出了一副害羞的模样。

刘宝看到这个表妹也很喜欢,她可比妻子漂亮多了。张若兰眼中崇拜的神色,让刘宝觉得自己的形象一下就高大了起来。

张若兰如此行事也有自己的小心思,刘家比张家富裕多了。表哥虽然已经娶亲,可看姨母的意思还是更加看重自己。

虽说给人当姨娘不好听,可他们家已经落败,自己也很难说到什么好亲事。况且事在人为,小妾被扶作正妻的事情也是有过的,端看彼此之间的手段如何了。

张宝只以为表妹柔弱善良,却不知道她竟然还有这等野心呢。双方郎情妾意之下,在一个风黑雨大的夜晚,终于勾搭成奸,私定了终身。

刘宝有时会在外面过夜,次数多了家中人也不再管他,这也给两人的相会创造了条件。如此又过了一个月,李月兰这一日看完账本后觉得身子疲惫,吃饭的时候也没有胃口。

她便让丫鬟去把大夫请上门来把脉,大夫细细诊断一番后微笑点头,“脉相往来流利,如盘走珠,这是滑脉。恭喜刘少奶奶,你身怀有孕了。”

生儿育女本就是人之大事,很快全家都知道了,围在一起欢声笑语。都让她安安心心地养胎,每日不要太过操劳。

就在李月兰诊出有孕的第2日,刘宝又找了个借口出门私会去了。他走进那租下的小院,就见张若兰正坐在屋中流泪。

这美人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让刘宝心动不已,上前一把搂住了她,口中问道:“表妹啊,你有何伤心事就说与我听,以咱们两人的关系无需客气。”

张若兰一听捂住了脸,羞羞答答的道:“表哥,我有了,你什么时候把我娶回家去?”

刘宝一时还反应不过来,有什么了?等一听是怀了身孕,心中不由得慌乱起来。这可如何是好呀?未婚先孕,传扬开来必会被人指指点点的。

张若兰看他这样子,心知这个男子靠不上,便出主意说:“不如把这件事情告知姨母吧,让她帮咱们出一个主意。”

刘宝一听连连点头,娘亲一向最宠爱自己,想必不会责怪他们才对。他这一番猜测却也没有错,吴氏听后不惊反喜,不以为意地说道:“既然如此,就把你表妹娶回家吧,她腹中的孩子也是我的孙子呢。”

吴氏自动把这件事情揽了下来,晚饭后又告知了丈夫。刘来福一听可是气坏了,低声怒骂:

“儿媳刚怀孕不久,这件事情若是暴露出去,刘家的家风都被你们败坏掉了。你送一些钱财到张家去,让他们把孩子打掉吧。”

吴氏一听大惊,连忙哀求丈夫说,咱们两家是亲戚,可不能伤了情分呀。

刘来福却不理她,当即给出了两个选择:一是两人合离,二是办好这件事情。吴氏听后眼珠子转了转,也不跟着丈夫争辩,假装答应了下来。

等刘宝找过来问结果,吴氏面色镇定的说:“你爹的性子你也知道,最是看重面子的,此时咱们可不能触了他的霉头,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。”

这话一听就知道事情没有解决,难道真的要表妹把孩子打掉才行吗?

吴氏听后恨铁不成钢地横了他一眼,这孩子怎么那么实诚呢?就不知道变通一下吗?随后她把自己的办法说了出来:先让张若兰在外面的院子悄悄养胎,偷偷把孩子生下来。

刘宝不确定的问:“这件事能成吗?爹会心软吗?”

“你放心,我嫁给你爹这么多年,对他的为人处事还是了解的。若是你表妹争气生下男孩,事情就更加容易了。咱们家只得了你一个儿子,你爹可盼望着多来几个孙子呢。”

在刘宝和吴氏的帮忙隐瞒下,张若兰得以躲到了一处小院中安胎。

话说10月怀胎,一朝分娩。李月兰最终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。巧合的是,张若兰也是在同一天生下男孩。

就在两个孩子满月的时候,刘宝把张若兰的事情告知妻子。话里话外的意思表明着,既然孩子已经生下来了,咱们就把人抬进家来做姨娘吧。

李月兰听后那个气呀,这可真是欺人太甚了。平日明理的公公看到男孩后也改口了,乖孙乖孙地叫着,那意思再也明显不过。

看着怀中嗷嗷待哺的女儿,又想着正在被御医救治的弟弟。李月兰还是同意了张若兰进门。

张若兰倒也聪明,进门后行事本份守规矩。就连家里的丫鬟婆子都说张姨娘是个明事理的,不会恃宠而骄,平时对夫人的女儿比对自己的儿子还要好呢。

李月兰听到这样的话语,心中也暗藏了一桩心事。不知道为何,她看到张若兰的儿子也是喜爱不已,总是忍不住关心于他。

看在孩子的面上,妻妾两人倒也渐渐相处融洽起来。这让心中暗自担忧的刘来福悄悄松了一口气,最怕因为这件事情闹得家宅不宁了。

媳妇能想通再好不过,家和万事兴嘛。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来到了两年后,随着孩子的长大,家中的欢声笑语也多了起来。

李月兰这两年一直没有怀孕,反倒是张若兰又生下了一对龙凤胎。这下可让刘来福两口子笑开了花,原本对她的一点芥蒂之心也消失无踪了。

有了三个孩子傍身的张若兰心态也发生了改变,对着李月兰,态度渐渐变得高傲起来。

更让人疑惑的是,她对龙凤胎倒是喜爱的紧,对着头一个儿子刘小虎却非打即骂,李月兰时常看到孩子躲在花园里偷哭,每次她都跟着难受不已。

这一年的端午节,本地要举办龙舟会。张若兰就向刘宝撒娇,让他带着自己出门去游玩。

刘宝本就是爱玩乐的性子,这样的热闹哪里能少得了他,当即便同意了下来。李若兰不放心孩子在家,又要打理家务就不打算跟着去。

直到两人出门后,她才听丫鬟说,丈夫和张姨娘带着两岁的小少爷出门了。

这节日,本来就人来人往的拥挤不已,这么小的孩子跟过去岂不是受罪?可人家的亲娘都没有意见,李月兰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不过她这一天总觉得慌乱不已,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。就在她心不在焉的打烂两个茶盏之后,跟着丈夫外出的家丁跌跌撞撞的跑了来,将不幸的噩耗告知了全家。

张姨娘看龙舟的时候,非要抱着小少爷往河边走,因为河边湿滑不小心掉入了河中。少爷着急伸手去抓,也被拖入水中冲走了。

那处水流湍急,只有两个水性好的人愿意下去救人。可不论如何都找不到几人的踪迹,前后前后后折腾了一刻钟,下水的两人只得放弃寻找。

刘来福和吴氏听后当场晕了过去,等被家人抬到床上,掐住人中醒来之后顿时嚎啕大哭起来。

吴氏看到媳妇后不由得迁怒道:“当初我就不同意娶你进门,身为妻子连自家的丈夫都没管好,明知道这河边危险还让他去看赛龙舟。自己反倒安安稳稳的坐在家中享福哩。”

李月兰不想和婆婆计较,丈夫虽然不靠谱,可人相处久了也总有那么一份感情的。

还有刘小虎那孩子方才两岁多呢,因为遭受了爹妈的牵连也无端丧命。想到这儿她更是心如刀绞,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流着。

由于没有找到三人的尸身,刘来福便花下重金请人打捞,不管如何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100两银子的赏钱还是很吸引人的。有那水性好的沿着河岸一路找下去,可寻来寻去就是找不到人。

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全家人的精气神一下子就短了许多,面上显出了疲惫,憔悴的神情。

特别是李月兰,孩子落水之后她常常夜间做噩梦,有时梦到孩子叫冷叫饿;有时又梦到孩子说想娘了,要回家找她。

每次李月兰惊醒过来,就会发现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。莫非自己也是一个重男轻女的性子不成?否则看到刘小虎,为何会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感到亲切?

接连的梦到孩子,李月兰决定找个日子到河边去祭奠他一番,世间若是真有鬼魂存在,看到亲近的人想必也会很开心吧。

端午的节日早已过去,河道时不时的有一些小船停靠。李月兰沿着河岸行走的时候,碰到几个渔夫围着一只30多斤重的甲鱼,正在那里谈论着价钱呢?

第1次看到那么大的甲鱼,李月兰不由好奇的打量了它几眼。这一看就让她停住了脚步,大甲鱼正抬着头,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望着她看呢,那模样仿佛在向她求救似的,让她看后不由得有些可怜。

家中刚刚办了丧事,李月兰最看不得这样的目光。当下便花了三两银子的价钱把甲鱼买了下来,让两个家丁抬着它往前走去,准备找个没有人的河段将它放生。

就在大甲鱼入水的那一刻,一道男子的声音在李月兰耳边响起:

“多谢夫人救我性命,我今日好奇上岸游玩,不想被那渔夫撞见捉了去。水中河伯曾说过我命中有一大劫,躲不过去身死道消,躲过之后却能大道有成。不知夫人有何心愿,我必会鼎力相助,以报夫人再造之恩。”

这是甲鱼的传音入密之术,只有李玉兰一人能听得到。她听了这话后心中一动,甲鱼是水族,对水下的情形最是了解不过,当下便恳请它帮忙寻找三人的尸身。

那甲鱼让她稍等片刻,便钻入河中消失不见了。李月兰站在岸边焦急的等待,不久之后甲鱼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:

“夫人往前面走一里路,在河边有一棵歪脖子的柳树,柳树两米深的水下有一个深洞,你家丈夫和一位女子的尸身就在里面。至于孩子却没有看到,那孩子是夫人的亲生儿子吧,我刚才看了你的的面相,你应该有一个两岁多大的儿子才对。”

李月兰听后一惊,若是甲鱼说的话是对的,那么家中的女儿又是谁的呢?想到张若兰平日对两个孩子的态度,一个答案随即在她心中呼之欲出。

大甲鱼看着她满脸崩溃的表情,仿佛猜出了什么,随后又好心的提点道:

“明日半夜时分,你找个时间来到那歪脖子柳树旁躲藏,听到有人说话后不要出来,到时候事情真相就会水落石出的。”

大甲鱼私自外出,害怕何伯怪罪,于是便很快告辞离去了。李月兰定了定神,不动声色的带着丫鬟家丁回转刘家。

天亮后她早早起床,对公婆说想回家去看一看爹娘,收拾了一些礼物后就带着心腹丫头出门而去。

李月兰根本没有回娘家,主仆二人来到了河边的一处客栈住下。等天黑后,两人又急匆匆的来到了河边的歪脖子柳树旁,找了一处隐秘的草丛躲藏了起来。

深夜的河边,各式各样的虫鸣蛙叫声连绵不绝。在月亮高高升起的夜间,一直保持着清醒的李月兰主仆二人,听到了水面有轻微的响动声响起。

偷眼望去,在月色的照耀下,离岸不远处游来了两条水蛇。那公蛇正追着母蛇咬,仿佛彼此之间有仇恨似的。

李月兰之所以能分辨出来性别,只因为这两条蛇竟然会说人话,而且那两个声音她们都非常熟悉。

只听公蛇怒骂道:“好你个张若兰,没想到你竟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子。若不是咱们都丧了命,你的那些野心恐怕不会对我暴露出来吧。”

母蛇被说破了心思也不甘示弱,冷笑着说道:“我若不使上一些心计,能进得了你家的大门吗?你这个窝囊废,既然不喜欢李月兰为何不向你爹反抗?喜爱我的美色却又让我委屈做妾。”

在两条蛇的打骂之中,李月兰很快明白了事情的真相。原来两人怀孩子的日期相近,在她生子的那一天,张若兰也吃下了催产药生下了一个女儿。

为了顺利进刘家的大门,在婆婆的帮助之下,她们将两个孩子换了过来。

吴氏之所以这样做,一来是妹妹的恳求;二来嘛这两个孩子都是他们刘家的,以后对他们一视同仁就好了。

这老话说的好: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。李月兰又哪里会想得到,生个孩子竟然还会被人换掉。

不过血缘这种关系还是很奇妙的,即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总有一种力量将他们的情感连接在一起。这也是她每次看到刘小虎后,心中对他喜爱的缘由了。

刘宝对这些事情之前是不知道的,还是两人死了之后化为水鬼。张若兰心有不甘之下无意之中说漏了嘴。

就连带着孩子来到水边也是不安好心,她生下龙凤胎后有了依靠,李月兰的儿子自然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。

为了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多分一些家产,便想趁着看龙舟的机会,把那孩子推入水除掉。

刘宝这人平日有这样那样的缺点,对杀人放火的事情可是不敢做的。不管他们有什么算计,刘小虎总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吧,养到那么大哪有不心疼的。

变成水鬼的他难得硬气了起来,拉住张若兰就是一通好打。

两人在拉扯之间,恰好碰到两条水蛇出来觅食。也不知为何,他们的灵魂被束缚在蛇身之中无法逃脱,这让两人都觉得痛苦不已。

儿子刘小虎为什么没跟他们在一起呢?原来几人落水之后孩子被冲散了,刘宝化成水蛇后也在水里寻找了一番。

后来隐隐约约间听说有一个落水的孩子被救,身上穿的衣服和自己儿子相同,故此方才放下心来。

附身水蛇的刘宝和张若兰,这些日子每到夜间就出来觅食,双方都是你来我往的攻击着对方。往日郎情妾意的一对男女,在真相暴露之下反目成仇了。

李月兰和丫鬟,是在两条蛇骂骂咧咧的游远之后离开的。丫鬟愤怒的说道:“没想到老夫人和张姨娘如此狠心,做下这等让人母子分离的恶事,夫人回去之后打算怎么办?”

李月兰只觉得心中发寒,又责怪自己粗心大意,竟然认不出亲生儿子,让他无端受了许多的苦。

愤怒吗?愧疚吗?这些情绪都是难免的,刘家她也不愿意再呆下去了。当务之急是先要找到孩子将他藏起来,等到她顺利合离之后就能带着孩子一起生活了。

若想人莫知,除非己莫为,这世间的事情只要做过总会留下一些痕迹的。

半个月后,李月兰用了一个计策,撬开婆婆身边的心腹赵嬷嬷的嘴巴,让她当着自家爹娘和公公婆婆的面,把他们几人互相配合着偷换孩子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刘来福听到这件事情后羞愧不已,在李月兰提出合离,苦苦挽留不住后终归是答应了她的要求。

李家爹妈把女儿接回了家中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围在一起吃起了团圆饭。弟弟在老御医的医治之下身体日渐好转,这让她对刘家的怨恨也消除了几分。

想到和刘宝夫妻一场,最终还是告知了刘家父母他们的藏尸之处,把两人运回来安葬了。

李月兰和离回来的第2天,一家人也不开门做生意,全部坐着马车来到了十里地外的一户沿河农家。户主王大贵此刻正坐在家中,逗着一个两岁大的男孩玩耍。

男孩看到李月兰走进院门后,迈着小腿就跑了过来扑到她怀中。“娘亲,娘亲”的喊个不停,看得出来两人的感情非常的好。

李月兰欢喜地亲了亲孩子的脸,抱着她转身向王大贵道谢,又送了一些礼物给他方才告辞离去。

刘小虎被王大贵所救,心中对他产生了一种依赖的心理。回家之后,时不时就让娘带着他来王家玩耍。

李月兰也因此渐渐和他熟悉了起来,接触几个月之后,双方都互相生出了情愫。在爹娘和孩子都同意之下,李月兰嫁给了王大贵为妻。

王大贵为人正直善良,后面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,对待刘小虎的感情也依然没有改变。父母慈爱,儿子孝顺,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过上了平顺安康的生活。

结语:

在彼此的互相包容,理解,迁就和尊重之下,李月兰和王大贵一家,做到了真正的“家和万事兴”。

 
10分快3平台,10分快3官网,10分快3网址,10分快3下载,10分快3app,10分快3开户,10分快3投注,10分快3购彩,10分快3注册,10分快3登录,10分快3邀请码,10分快3技巧,10分快3手机版,10分快3靠谱吗,10分快3走势图,10分快3开奖结果


Powered by 10分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